江苏省如东新闻网
当前位置:江苏如东新闻网 > 生活资讯 > 正文

“襄大农牧”坑农害农的悲剧仍在上演!

2018-11-12 10:12 作者:如东 来源:深圳热线 浏览:


2018年11月7日,安徽蒙城县农委、畜牧局、市场监督局等有关领导和襄大农牧负责人胡总经理来涡阳县涡南镇政府办公室协调赔偿养猪户损失事宜,逼迫养猪户就范,让其走诉讼之路,以便逃脱法律的制裁!

襄大农牧负责人胡总经理露出灿烂的笑容


根据《土地复垦条例》第十五条“土地复垦义务人应当将土地复垦费用列入生产成本或者建设项目总投资。”《土地复垦条例实施办法》第十六条“土地复垦义务人应当按照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要求,与损毁土地所在地县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在双方约定的银行建立土地复垦费用专门账户,按照土地复垦方案确定的资金数额,在土地复垦费用专门账户中足额预存土地复垦费用。预存的土地复垦费用遵循‘土地复垦义务人所有,国土资源主管部门监管,专户储存专款使用’的原则。” 

可是“襄大农牧(蒙城)有限公司连起码的土地复垦费用账户都没设,更甭谈上缴土地复垦费用,却在安徽蒙城县境内破坏近2000亩基本农田,污水横流,臭气熏天,被亳州市环保部门罚款85万元,目前环保污染依然严峻,当地百姓苦不堪言。然而“襄大农牧”仍仰仗当地政府的背书背景(市县领导出席成立仪式等),打着扶贫的幌子,变相高价推销猪苗和猪饲料,最后通过当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因“襄大农牧”不给养猪户一点手续,最后每个养猪户都败诉,最终死无葬身之地。近几年,“襄大农牧”在全国范围内光起诉农户300多家,让全国300多家农户在扶贫政策的光环照耀下无奈地死去——
 

案件简述



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2018年10月10日召开的“全国公安机关深化打击食品药品农资环境犯罪行动视频会议”强调指出,要忠实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推进专业侦查能力建设,完善部门协作联动机制,依法坚决打击“食药环”等民生领域违法犯罪活动,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然而襄大农牧(蒙城)有限公司却和中央的精神背道而驰,在安徽蒙城县境内非法霸占1000多亩(光乐土镇就破坏基本农田598.5亩,立仓镇、白庙镇、城关镇等)基本农田建设养殖场,而且环境污染严重,曾被亳州市环保局行政处罚85万元,现在仍污染严重,当地老百姓多次上访都没有下落,而美其名曰给蒙城县投资扶贫,其真实意图是打着养猪扶贫的幌子,而从事坑农害农的勾当。“襄大农牧”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为草芥,向养猪户收取一定的押金上套,然而给养猪户提供猪苗和饲料高于市场百分之六十的价格,他们借着拟好格式的霸王条款,逼迫养猪户就范,让养猪户越陷越深、越套越牢。同时他们还恐吓养猪户,强行收购亟待出栏的生猪,勾结社会黑恶势力,天天在养猪户家门口站岗放哨,威逼养猪户把生猪卖给“襄大农牧”,让当地养猪户落得一场空,只好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

自从我(王汉臣)和襄大农牧签订了养猪合同后,天天都做噩梦,我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很多恶势力天天瞭望放哨,小轿车经常停在养殖场周围(车牌号为:鄂F9Q38、皖SV2298、皖S5W790、皖SF7606、皖A13256等等)逼我就范,由于我儿子恐惧害怕,现在精神失常,神经兮兮,媳妇也离了婚,真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的家庭因此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然而“襄大农牧”还到处宣扬,他们有过硬的政府背景,是亳州市和蒙城县的重点扶贫项目,不然在安徽蒙城县境内近2000多亩基本农田都建设了养殖场?我们这些养殖户因此都感到困惑和迷茫,“襄大农牧”在亳州市真是“牛气冲天”!

事实与理由


我叫王汉臣,男,汉族,1965年8月2日出生,家住安徽省涡阳县涡南镇王塘村王楼116号,身份证号码:342124196508021552。

2018年1月27日(农历腊月十一)经人介绍我和襄大农牧(蒙城)有限公司签订养猪代养协议书(襄大农牧自己打印的霸王条款),协议称:由我(王汉臣)提供人工饲养、土地及建设猪舍,襄大农牧只负责提供猪苗、防疫、饲料,猪仔死亡率确保千分之五,承诺让我上交1万元押金,襄大农牧提供1000多头猪仔(每头猪苗价格520元,收购时统一结算),提供仔猪重量每头平均不少于13斤,并承诺提供五个月的猪饲料并来人收购(提供的猪饲料明显高于市场价百分之六十,每市斤2.85元,同时质量并不符合国家标准),确保养猪户每头猪纯收入不低于230元。出于对襄大农牧的信任,我就和襄大农牧签订了养猪饲养合同书,襄大农牧负责人说等盖好章后给我留存一份,可合同拿走后一直不给养殖户留存,襄大农牧负责人称必须襄大农牧总公司盖章才能生效,可我多次催要签订的所谓格式《合同书》,襄大农牧仍以种种理由搪塞,不予理睬。

2018年2月11日(农历腊月二十六),襄大农牧拉了1000多头猪仔,公司既没有提供检疫合格手续,也没有提供防疫站证明,同时每头猪仔的重量也只有八、九斤,完全不符合签订的合同标准,看到这种情况,我坚决拒绝接受猪苗和签署接收。当时襄大农牧来人承诺,现在天气太冷,让我目前先饲养着,等过完春节后再进行协商处理。谁知可刚过一天,猪仔瘟疫泛滥,不到三天猪仔就死了520多头,我多次向襄大农牧打电话协商,襄大农牧都不接电话或置之不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找到当地防疫站,在防疫站的见证下我进行疫情处理,把病猪死猪进行了消毒掩埋。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襄大农牧只提供养猪饲料,也不提供防疫措施,对于因病而死的猪不闻不问,现在养猪时间过了五个多月了,襄大农牧不但不提供养猪饲料的供给,而且强行要来收购生猪,对于收购价格只字不提,并说总公司会认真公正结算的。由于襄大农牧多次失信,养殖户和襄大农牧之间的矛盾开始越来越深,不少养猪户为了挽回经济损失,开始选择自己出售成品猪,可襄大农牧知晓后,就找很多黑恶势力,天天在猪场旁边监督放哨,不让养殖户自己出售生猪。襄大农牧还来人到处叫嚣,亳州市和蒙城县都有他们的政府背景关系,若我们再这样坚持,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不信让我们走着瞧!

按照合同的约定,襄大农牧会按照相关品种全部回收生猪,由于襄大农牧方提供猪苗和饲料,还解决了成品猪的销路问题,看起来很不错,可这合同的背后隐藏着很多猫腻。

据了解,成品猪收购时,襄大农牧说标准就是标准,而且不准外卖,外卖了还要从重处罚。当然,这成品猪的收购标准、价格都和猪苗、饲料定价一样,在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成品猪合格不合格,全由襄大农牧自己说了算,这样一来,很多养猪户不但不赚钱,而且还亏损数万元,所以,每当养猪户说起襄大农牧来,养猪户们都怨声载道,意见都非常大。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坑农公司,居然在几年时间里,陆续把全国300多家养殖户给告上了法庭,而且每次都胜诉,可见襄大农牧的能量之大。养猪户自己养猪赚钱,可与襄大农牧合作养猪就赔钱,在养到成品猪的时候,不少养猪户开始找襄大农牧理论,但襄大农牧显然不予理会。

襄大农牧认为这些养猪户卖的是他们的猪,违反了之前的合同约定,继而起诉。养猪户对此表示不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专家认为,襄大农牧提供的合同存在问题,合同属于格式合同,没有给养殖户修改的权利,而且由于这份合同中相关信息约定不明,促成霸王条款,最终导致了养殖户与公司之间的纠纷。

养殖户没赚到钱不说,还有不少人因为私自销售成品猪被告上了法院,这加剧了养殖户和公司之间的矛盾。就像安徽太和县一位养猪户说的那样,原本不贫穷的家庭,可由于养猪变成了贫困户,养猪户的损失可见有多大。同时,我们也希望亳州市、蒙城县有关主管部门加强监管,襄大农牧养猪扶贫是好事,可不能任由打着扶贫的幌子,干的却是坑农害农的勾当。

综上所述,襄大农牧(蒙城)有限公司打着养猪扶贫的幌子坑农害农,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为草芥,借着拟好格式的霸王条款,逼迫养猪户就范,让养猪户越陷越深。同时还恐吓养猪户,强行收购亟待出栏的生猪,勾结社会黑恶势力,天天在养猪户家门口站岗放哨,威逼养猪户把生猪卖给公司,让当地养猪户落得一场空。为了维护宪法的严肃性和尊严,为了维护养猪户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特提请上级领导及相关部门尽快派员调查,并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彻查襄大农牧(蒙城)有限公司及其后台背景,严惩破坏蒙城县营商环境的害群之马,给养猪户一个合理的说法,给社会一个公正公平的交待。 

此呈 

中央、省、市领导及有关部门 

王汉臣

2018年11月9日


通联:安徽省涡阳县涡南镇王塘村北王楼自然村(233600)

身份证号码:342124197212121639 联系人:王汉臣

手机:18306726090 18256726922

 

来源:http://think.szonline.net/contents/20181111/20181127003.html

近期热点关注


专题推荐

中医药材

更多>

家常菜谱

更多>
| 联系方式
江苏省如东职业高级中学新闻网

备案:苏ICP备07508530号-1